找回密码
 免费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中年危机不仅会发生在男人、女人身上,还会发生在互联网身上。

前段时间,互联网圈陆续发生了几个轰动事件,比如程序员集体抗议996,比如甲骨文大裁员。加之中年中层管理者被大厂清洗,很多人意识到,狂奔了20多年的互联网有点老了。

时间追溯到1994年,中国通过一条64K国际专线接入互联网。26年后,互联网带给整个经济模式的改变已经影响到了方方面面,但与此同时,经历了野蛮生长的行业利益增长点在消减,互联网已经“人到中年”。

一年多来,中国的互联网,即便那些互联网巨头,比如腾讯、阿里、百度、网易等,日子都不太好过,好似经历中年危机。尤其随着IT、技术相关的许多行业,甚至制造业也被纳入互联网+的范畴,波及面变得越来越广。

编者采访了身处互联网的各阶层人士。当互联网遇上中年危机,不论身在底层、中层还是高层,他们或多或少都感受到了:危机比预想的来得早了一些。

突无着落的底层
“甲骨文是不是真的老了。”有员工向编者感慨。

5月7日,作为全球知名软件公司的甲骨文,宣布关闭中国研发中心,预计裁员近千人,裁员工作正在快速行进中。

编者第一时间联系到甲骨文几位被裁的技术人员,他们都表示,“目前不愿意接受采访,也不想表达什么观点,自己确实被裁员了,目前的紧要任务是找新的工作。”

有人力统计过,甲骨文这次被裁员工的平均年龄在37岁左右,在互联网圈,这已经是非常尴尬的、不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年龄。

市场也趋于饱和。深圳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HR乔力告诉编者,“现在大城市北上广深互联网工作都不好找了,BAT出来的人才遍地都是。”

这其中,底层是最不好干的,却又最无力反抗,有时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。

“毕业两年,发现女朋友没有,存款也没有,身体健康也没有,感觉自己是不是要凉凉了。”杭州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90后java工程师江伟告诉编者。

互联网身上的中年危机 工作 互联网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1张

广州某互联网公司90后技术工程师杨萧工作3年,但是工资越来越低,有种变相降薪的感觉,“即使这样,也不能辞职,维稳可能已经不错了,我有一些朋友所在的互联网创业公司有的发不出工资,有的都倒闭了。”

他没有存款,害怕面对突然袭来的变故,租房、吃饭,日常消费之后一个月工资所剩无几,每月还要还信用卡。

更不要提买房子,走到街上有人发给他楼盘信息的宣传单,为了礼貌,他接着,但会随手扔到垃圾桶,“我并不想浪费,但是看了就心慌。”

这一年,大学生也感受到了这波强烈的冲击。

北京经贸大学统计学专业研究生吴量还未毕业,就已经感受到互联网就业市场的残酷。去年6月份至今,他已经在京东实习近一年,即使技术扎实过关,业务突出,拼命加班,领导口头保证过可以转正,但一个月前,他被告知,实习期过后不再留人。

编者曾听多家猎头讲过,京东曾与一些大学毕业生签过三方协议但最终毁约的情况。

但吴量告诉编者,他当时签的是实习合同,还没有签三方协议,也就是说当时是实习offer,还没到签三方的节点,“听说是有一批毁三方的应届生,其中部分拿到赔钱了。”

初出互联网茅庐便碰壁,他感到市场的残酷,开始奔波于找工作了,“在北京6年了,还没有说要放弃的时候,北京还是值得再拼一把的。”

上海某猎头公司顾问景明然告诉编者,根据目前互联网企业情况来看,校招职位比去年同期减少了至少一半,许多公司对于各个阶层的员工的需求都减少了很多,除了对人员整体素质要求变高之外,工资水平并没有上涨趋势。

大厂之下,转型无休止的中层
今年5月初,华为高级产品经理徐波,刚刚在非洲完成一次搬家。别人搬家是以城市区域划分,徐波搬家以西非、北非、南非划分。之前他一直在西非,因为工作变动,现在搬到南非。

在与互联网联系最紧密的通讯行业工作多年,徐波是主动“拥抱”危机感的人。在他看来,互联网整体产业链上的危机从2013年之后,就开始明显起来了,只是最近这两年,冲击显得更加强烈。

互联网身上的中年危机 工作 互联网 IT职场 好文分享

收藏

0 个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